讓印花稅合法地展現其應有作用

蔣光祥
2021-03-01 23:25:55

蔣光祥 財經專欄作家

可能沒有任何一個稅種的微調有印花稅這么立竿見影,這么受人關注。

印花稅最近一次“發威”是在2月24日,香港財政司宣布將印花稅增收比例從0.1%提高至0.13%。這是28年來香港首度上調股票印花稅。消息一出,立刻引發恒生指數大跌,一度跌近9%,連帶A股繼續朝低位滑翔。

圍繞這一微調,市場隨即出現猜測——A股印花稅會上調嗎?答案在2月27日揭曉。印花稅法草案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。同時,根據實際情況對部分內容作必要調整,適當簡并稅目、降低部分稅率。

相比于其他費用來說,印花稅是目前股民需要承擔的最高一項費用。稅收作為一項重要規制手段與收入調節器,稅率調整本身很正常,印花稅也不例外。也就是說,包括印花稅在內的稅收原本是一個簡單問題,但面對印花稅的調整時,似乎成了大問題。

歷史上幾次印花稅的調整,留給人們心有余悸的回憶——幾次股市過熱的關鍵時刻,行情轉折都是由印花稅的調整來引爆,多是晚間公布翌日生效的“突襲”,中小投資者為之付出慘痛的代價。

印花稅調整所帶來的信任危機仍在蔓延。但股票市場若是遇冷,同樣會有人呼吁下調印花稅??芍^成也“印花稅”,敗也“印花稅”。但無論稅率還是征稅周期,印花稅均難言要緊,這是何德何能可堪此大任?

在歷次印花稅調整中,作出決定的既有地方政府,也有中央政府及其所屬職能部門。后者層面,作出調整決定的,分別有國家稅務總局和原國家體改委、國務院、財政部(經國務院批準),其混亂狀況也可見一斑。

從媒體披露情況看,從2007年“5·30”印花稅上調引發“5·30”股市大跌開始,歷次印花稅上調之前,總有部分“先知先覺”的機構疑似采取減倉行動。同樣,歷次印花稅下調之前,也疑似有“先知先覺者”進場。由此引出社會對于印花稅調整的“保密”與“公開”兩個問題。

前腳辟謠言之鑿鑿,后腳印花稅調整出臺,令相關部門誠信蒙羞。即便相關部門通過印花稅調整,基本實現調控證券交易市場的預期目標,但其合法性危機并不因其調控目標的實現而有所緩解。

稅收具有國家強制性、無償性的特點,這決定了國家在征稅時必須獲得納稅人的事先同意,即通過國家立法加以確定。

也就是說,國家在征稅時必須有明確的法律依據,沒有則說明該稅種在合法性上存疑,印花稅顯然亟須被納入。唯有如此,才能回應外界從稅種、稅目及稅率適用,乃至決定機關的角度,對作為“憑證稅”的印花稅合法性的關切。

相信最初印花稅的出臺及其歷次調整的初衷,都有其不得不實施的理由。但股票市場有其內在規律,牛、熊市正是基于這一內在規律之上的外在體現。其正常運行并不是印花稅所能完全調控的,因某部門的一紙決定而讓股市發生重大轉折,讓牛市結束或熊市到來,這無疑是荒誕和不現實的。是時候通過立法還印花稅本來面目了。

本網站上的內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及音視頻),除轉載外,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

掃碼分享
色悠悠久久综合亚洲,亚洲在线成色综合网站,电影网站神马影院,69免费国产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